2020年11月09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登录 > 新闻 > 园林苗木 >

北京,还可以有更多常绿阔叶植物

2020-11-09 10:29:06|来源:花卉报|作者:刘磊

摘要:“在北京,有一类‘不下岗’的生产者,它们在制造氧气、增加绿量、滞尘、降噪、防火、吸附有毒有害气体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是缓解城市环境生态危机和提高人居环境质量的重要存在。”


访《北京常绿阔叶植物》主编许联瑛

  “在北京,有一类‘不下岗’的生产者,它们在制造氧气、增加绿量、滞尘、降噪、防火、吸附有毒有害气体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是缓解城市环境生态危机和提高人居环境质量的重要存在。”
  今年64岁的许联瑛,在采访中分享了这样的观点,而她所说的“不下岗”生产者就是常绿阔叶植物。
  实际上,在四季植物景观分明的北京,常绿阔叶植物属于边缘植物,且不说遭遇极端天气时极易“损失惨重”,每年在过冬防护上就花费甚多,所以在园林应用中可选择的品种少之又少。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观察和研究北京常绿阔叶植物的引种历史、生长表现、园林应用及学术界的研究状况上,许联瑛默默耕耘了25年。现在,她和她团队的研究成果《北京常绿阔叶植物》,即将在今年12月份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有人会问,许联瑛为什么对这类植物“死心塌地”地研究了25年?
  众所周知,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气候变暖和北京的城市热岛效应逐渐明显,与此同时,人们陆续对常绿阔叶品种进行引种和园林应用。虽然成功的少、无奈的多,但这些基于实践和实证的持续研究,对于忠实记录北京多个历史时期的气候与环境变化,对于利用自然和城市气候变化,因势利导、用生态的方法解决生态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王文采院士认为:“这是北京历史上第一部以常绿阔叶植物为主题的园林植物学著作,具有重要的学术前瞻性和非常现实的应用价值,所记述植物不少可以成为科学发展北京地区常绿阔叶植物的种质资源。”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方精于院士认为:“本书最突出的特点是以时间贯穿的大量实证和数据。他们的研究成果富有前瞻性和挑战性,也有很强的应用性,不仅记录了北京地区这一时期气候与环境变化情况,也为植物引种驯化理论的发展提供了许多新的重要实证。”
  记者:《北京常绿阔叶植物》记录了哪些内容?
  许联瑛:本书只是根据气候变化与植物变迁的思路,对北京地区常绿阔叶植物的引种历史、生长表现、园林应用及学术界在这一方面的研究状况,试图进行比较全面客观的述评。
  记者:这25年间,您做了哪些工作?
  许联瑛:本书从积累资料到编纂成书,绝大部分时间用于植物材料的观察与收集。
  从1995年开始,我从关注自然气候变暖及北京城市热岛效应的角度,长期开展对北京长绿色期植物(绿色期长于270天以上的落叶植物)、常绿阔叶植物、梅花等外来植物为主的持续性研究。
  2004年时,我收集到植物材料的数量为32种及种下分类单位。
  2016年,我结识了机械科学研究总院原副总工程师马建先生,他了解我的愿望后,将自己1992年以来引种常绿阔叶植物的宝贵实践和文字材料,毫无保留地提供给了我。
  2017年春天,我又从清华大学朱钧珍教授那里得到资料。
  2018年春天,在科学出版社生物分社王静社长和中国农业大学刘青林教授等人的支持下,我联络了一批有志于此的年轻人,组成了编委会,此后本书的编纂进入了快车道,也就有了大家将在12月看到的《北京常绿阔叶植物》。
  记者:《北京常绿阔叶植物》收录了多少种植物?
  许联瑛:本书记述的常绿阔叶植物,为北京地域范围内露地栽植多年、以园林应用为主的被子植物,共计22科36属82种及种下分类单位。其中,乔木12种(含小乔木)、灌木45种(含北京园林应用表现为灌木状的乔木)、藤本7种、竹类12种、草本6种。
  记者:看上去北京的常绿阔叶植物还是比较丰富的?
  许联瑛:随着时间的发展,北京露地栽植的常绿阔叶植物确实表现了不断增长的趋势,但是迄今大量应用的树种非常单调,通常只是冬青卫矛(大叶黄杨)、黄杨(小叶黄杨)当家,还有凤尾丝兰、扶芳藤等,这些年也日渐增多。这种现象正好反映了北京对常绿阔叶植物的一种渴望,树种不够数量来凑。单调的种类和少量树种的大量种植,恰是我们面临的尴尬境地,也是本书可以有所担当的使命和理由。
  陈俊愉先生说过一段非常重要的话:“对比我国种质资源多样性与实际应用少样性的现状,西方一些国家和地区是种质资源少样性与实际应用多样性的现实。”他的思想和言行,对我的影响是深刻的。
  记者:除了“种质资源多样性与实际应用少样性”的问题,目前在北京常绿阔叶植物引种和应用方面,学界或是园林业界存在哪些误区?
  许联瑛:简而言之,至少有两方面的认知问题。
  首先,极端低温引起的灾害性风险。
  “北京发展常绿阔叶树种,一旦出现极端低温,我们如何应对全军覆没的风险。”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引种常绿阔叶植物最主要的风险。我们分析,这种认识的主要依据,一是北京所处气候带及其地带性植被为暖温带落叶阔叶林,按照历史地理、植物区系,北京几乎没有常绿阔叶植物,一直以一种既成的观念对人们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二是自然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使人们具有的风险意识。因此,几十年来,人们对于在北京引种常绿阔叶植物,始终处于一种既有渴望又很纠结的状态。
  既是灾难(害),一般往往猝不及防。因此,对于极端低温引起的灾难(害)性风险,既要有科学的预测和防范,也应避免被简单地禁锢了思想。难道人们可以坐等不知何时而来的下一次灾难,而放弃有所作为的机会吗?
  其次,北京四季分明的植物景观与引种常绿阔叶植物之间的关系。
  植物作为“生产者”的重要作用人所共知,而常绿阔叶植物相对于落叶植物,从某种角度看,可以称之为“不下岗”的生产者。有些植物的叶片寿命可以超过几年,而且具有新叶长成、老叶逐渐脱落的生物特性,在制造氧气、增加绿量、滞尘、降噪、防火、吸附有毒气体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这些显而易见的益处,不正是缓解城市环境生态危机和提高人居环境质量所需要的吗?
  虽然北京常绿阔叶植物会长期小众和微量,但它们作为主流之外的多样性是值得重视的。可以认为,北京以乡土植物为主、四季分明的主流景观,与科学发展常绿阔叶植物形成的特色景观,应当是主旋律与多样性并行不悖的关系。
  记者:这本书面市后,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许联瑛:目前没有什么成型的打算,但会在梅花和常绿阔叶植物这个方向继续探索。在此,我代表本书编委,诚恳地希望本书能得到更多的批评和质疑,以利于这个方向的研究和实践的不断进步。当然了,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将本书送到更多人手中!
  许联瑛:字信芳,1955年出生,北京市东城区园林绿化管理中心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中国梅花蜡梅协会理事,《现代园林》编委。2010年出版个人文集《园林求索》,2015年主编学术专著《北京梅花》。
\

\

文章关键词: 植物

必威体育betway登录 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必威体育首页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必威体育betway Email:admin@xbhmw.com